欢迎您访问生活质网(SHZ360.Com)
今天是 2024年04月15日 星期一

生活质网

艾森股份下周申购:信披接连出错,前关联方将成对手

 

11月27日,江苏艾森半导体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艾森股份”)首发并在科创板上市将进行网上申购。艾森股份本次IPO的发行价格为28.03元,拟发行新股2,203.33万股,初始战略配售数量为440.67万股,保荐人华泰联合证券相关子公司初始跟投股数为110.17万股。今日,艾森股份将举行网上路演。

在半导体设备国产化热潮下,艾森股份围绕电子电镀、光刻两个半导体制造及封装过程中的工艺环节,形成了电镀液及配套试剂、光刻胶及配套试剂两大产品板块布局。艾森股份近年来一直受现金流吃紧困扰,2020年至2023年1-6月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399.96万元、-10,862.56万元、-4,849.72万元、-5,274.21万元。此次IPO拟投入5,000.00万元募集资金来补流。受原材料价格上涨,产品结构变动、低毛利产品占比提高等因素影响,艾森股份的毛利率近三个会计完整年度持续滑坡,去年营收规模虽达3亿元,但是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不到1,500万元。

信披工作接连出错,光刻胶外购曝出疑点

艾森股份早在2020年就筹划科创板上市,由于时机尚未成熟,上市计划遂推迟。去年10月,上交所受理艾森股份的IPO申请。此前《壹财信》曾关注到公司的内部治理及信披方面等问题,进一步深入研究披露的文件发现,艾森股份的申报材料编制工作似乎不够诚意,接连出现了低级错误。

在首轮问询回复文件中,艾森股份披露了旗下产品电镀液及配套试剂的对应原材料构成,主要包括甲基磺酸锡、甲基磺酸、NT-500a钠盐、水合肼、硫酸钯五种原材料。2022年,以上五种原材料的采购数量分别为218.97吨、399.16吨、56.00吨、133.80吨、0.0093吨,但是合计采购数量却披露为168.68吨,不及甲基磺酸锡、甲基磺酸的采购数量。经计算,甲基磺酸锡等五种原材料的采购数量合计为807.94吨。不仅如此,甲基磺酸锡等五种原材料2022年的合计采购金额也存在披露错误的情况,仅为707.40万元,不及甲基磺酸锡一项的采购金额,经计算,合计采购金额实际为3,256.32万元。2022年五种原材料占化工类原料采购比例以及2020年、2021年各项数据则披露正确。出现这样的乌龙,俨然是发行人及中介机构华泰联合证券在编制材料过程中的失职。

艾森股份下周申购:信披接连出错,前关联方将成对手 公司 第2张

(截图来自首轮问询回复)

然而这样的低级错误还接二连三出现在问询回复文件中。

首轮问询回复文件第41页,艾森股份以匿名方式披露了2020年至2022年各期的光刻胶销往的主要客户。其中,艾森股份对客户O的各期销售额为157.69万元、158.62万元、52.78万元万元,销售的主要内容为先进封装用g/i线正性光刻胶。仅隔一页,艾森股份披露,“报告期内,发行人向客户O销售的光刻胶为外购的先进封装用g/i线负性光刻胶……”,销售的内容完全是两种产品。

虽正负一字之差,但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要知道,艾森股份旗下的光刻胶产品主要为先进封装用g/i线正性光刻胶、先进封装用g/i线负性光刻胶、晶圆制造i线正性光刻胶和OLED阵列制造用正性光刻胶四类。其中,先进封装用g/i线正性光刻胶产品系艾森股份自潍坊星泰克微电子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潍坊星泰克”)外购形成销售收入,先进封装用g/i线负性光刻胶、晶圆制造i线正性光刻胶和OLED阵列制造用正性光刻胶是艾森股份的自主研发产品。

2020年至2022年,艾森股份的光刻胶收入分别为606.81万元、574.41万元、865.73万元,其中外购产品的收入为603.49万元、558.89万元、465.97万元,自产产品收入为3.33万元、15.52万元、399.76万元。同期,艾森股份销售潍坊星泰克的先进封装用g/i线正性光刻胶的销售收入分别为583.67万元、526.73万元和421.80万元,显然艾森股份自潍坊星泰克采购的光刻胶产品形成的收入还未全部覆盖光刻胶的外购收入。这中间的差额是来自其他生产先进封装用g/i线正性光刻胶的供应商,还是另外三种光刻胶产品也存在外购的情形?客户O出现销售内容的信披差异是笔误还是先进封装用g/i线负性光刻胶也存在外购呢?艾森股份在披露光刻胶产品的外购情形时是否存在选择性披露,注重强调了先进封装用g/i线正性光刻胶产品采购自潍坊星泰克,而忽略了同类产品的其他供应商或者其他类别光刻胶产品的外购情形?

此外,在首轮问询回复文件中第14页,艾森股份分析了先进封装用g/i线正性光刻胶产品各期的主要客户。其中2022年,艾森股份向长电科技、苏州科阳、通富微电三个客户销售先进封装用g/i线正性光刻胶的金额分别为194.51万元、106.06万元、52.78万元,但是“小计”披露的金额为465.97万元,而上述三家客户的实际合计采购额为353.35万元。2020年和2021年的合计数据则披露无误。

艾森股份下周申购:信披接连出错,前关联方将成对手 公司 第3张

(截图来自首轮问询回复)

前关联方将成对手,产能披露有缺口

《壹财信》注意到,艾森股份较为依赖前任关联方潍坊星泰克,而潍坊星泰克也正在转换角色,未来或成为艾森股份光刻胶及配套试剂业务板块的竞争对手。

潍坊星泰克成立于2010年9月,实控人是SAM SUN,主营业务为光刻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7年,艾森股份为进军光刻胶领域,积累光刻胶产品在客户验证导入方面的经验,遂参股潍坊星泰克,以830万元的价格受让潍坊星泰克5%的股权。随后双方共同完成先进封装用正性光刻胶的客户导入、产品认证、技术调整等工作。产品在通过客户认证并定型后,潍坊星泰克负责生产相关产品,艾森股份则根据客户订单向潍坊星泰克购入产品后销售给下游客户并负责后续的技术支持工作。

据企查查,早在2016年12月,艾森股份与潍坊星泰克曾共同出资设立苏州艾森星泰克半导体有限公司,双方各自持股占比为51.00%、49.00%。但该公司最终于2018年1月注销。

在合作期间,艾森股份还从潍坊星泰克受让“OLED和TFT-LCD正性光刻胶技术”主要用于研发生产OLED阵列制造光刻工序所需的光刻胶。由于双方技术合作未达预期,且艾森股份对冲刺A股跃跃欲试,潍坊星泰克终究成了“前任”关联方。

2020年12月,艾森股份将所持潍坊星泰克股权转让给潍坊星泰克实控人SAM SUN,且委派的董事也于2021年4月21日辞任。

光刻胶产品认证标准严格且周期长,除非出现工艺升级变更,客户一般不愿意替换已完成认证的产品。艾森股份向潍坊星泰克采购产品所对应的技术及知识产权为潍坊星泰克所有,因此在关联关系解除后,基于客户关系的维护,艾森股份仍与潍坊星泰克存在交易往来。

而潍坊星泰克在角色转换后,也在光刻胶的产业链上下游拓展。

2021年12月2日,其拟实施的年产5,000吨光刻胶配套试剂项目通过环评批复。由于潍坊星泰克当时的主要产品是光刻胶,为配套光刻胶产品的使用,准备开发光刻胶配套试剂。这个项目达产后新增光刻胶去胶液2,000吨、光刻胶显影液3,000吨。

以上两种产品正好也是艾森股份光刻胶及配套试剂业务板块收入的重要来源。2020年至2023年1-6月,艾森股份旗下的去除剂(包括去胶液、剥离液、清洗液等)、显影液的合计收入金额分别为1,108.40万元、2,933.49万元、3,710.33万元、1,767.02万元,占同期光刻胶及配套试剂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5.34%、61.70%、64.04%、62.57%。

艾森股份因工厂所在园区规划问题,产能扩张受限,昆山工厂一直存在超量生产。2022年8月,昆山工厂停产。艾森股份通过在南通新建生产线的方式整改超量生产问题。南通新厂建设的项目就是此次IPO的募投项目“年产12,000吨半导体专用材料项目”,目前项目已经投产。

该项目的建设内容电包括电镀液及配套试剂产能4,700吨、光刻胶配套试剂产能4,100吨、光刻胶产品2,000吨、PSPI产品500吨、电子元件用导电银浆、铜超粗化液、油墨等电子化学品产能700吨。根据公司官网去年9月公示的项目竣工验收报告(2022年9月编制),去胶液的产能是1,500吨,显影液的产能是1,500吨。但是今年3月11日签署的首轮问询回复文件显示,此项目显影液的产能仅1,000吨。

据首轮问询回复文件,昆山工厂此前生产的去除剂、显影液并没有批复的产能,2020年至2022年一直在超量生产,去除剂的各期产量分别为214.43吨、614.52吨、251.63吨,显影液的产量分别为675.03吨、508.31吨、111.97吨。昆山工厂整改后的年度产能将控制在批复产能范围内,这意味着昆山工厂将不再生产去除剂和显影液,仅留下南通新厂的产能。

此外,潍坊星泰克在光刻胶上也并不弱于艾森股份,从目前官网公示的产品类型来看,旗下光刻胶产品类型多样,包括正性光刻胶、负性光刻胶,不知双方是否存在重叠的客户或者供应商。

综上,艾森股份即将登陆资本市场,但其信披工作的问题仍不容忽视,对募投项目的建设情况以及未来的发展《壹财信》也将予以持续关注。

上一篇:诺泰生物产品未调价被通报,信披疑点多真实性待考
下一篇:长城基金雷俊、杨宇各一产品年内回撤超36%,同类排名接近垫底

心灵鸡汤

人之所需,并不是要做些事,而是要有所为,或是说,需有所是。——梭罗

今日导读

热门点击